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鼓浪屿兴贤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鼓浪屿兴贤宫 道教文化 查看内容

保生大帝信仰起源

2017-10-28 13: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 评论: 0

摘要: 长期以来, 学界在保生大帝信仰的起源问题上存有歧 见。保生大帝的出生地就有“ 白礁说”“、 青礁说”“、 安溪石 门说”三种不同说法, 厦门青礁慈济东宫与漳州白礁慈济西 宫的建庙年代、龙湫庵的庵址也存在很大争议 ...
      长期以来, 学界在保生大帝信仰的起源问题上存有歧 见。保生大帝的出生地就有“ 白礁说”“、 青礁说”“、 安溪石 门说”三种不同说法, 厦门青礁慈济东宫与漳州白礁慈济西 宫的建庙年代、龙湫庵的庵址也存在很大争议。为了厘清保 生大帝信仰的起源情况, 消弥学界的无谓纷争, 笔者对有关 资料进行了仔细的整理爬梳与全面分析, 从保生大帝的出生 地、生前活动、龙湫庵庵址与建庙年代三方面入手, 力求还原 保生大帝信仰的历史面目。 
      有关保生大帝信仰的最早资料, 学界已经达成共识的是 南宋杨志与庄夏分别为东、西宫所作的《 慈济宫碑》( 以下简 称《 杨碑》与《 庄碑》) 。《 杨碑》为青礁慈济东宫所作《, 庄 碑》为白礁慈济西宫所作, 这在清朝黄家鼎《 吴真人事实封 号考》中已有明言“: 博考典籍, 得庄郡守夏白礁乡慈济祖 宫、杨进士志青礁乡慈济宫两碑文”。[1] 厦门大学历史系傅宗 文教授在《 保生大帝事迹钩沉》一文中, 通过对《 杨碑》与 《 庄碑》记述的人、事、物、地的考察, 也得出与黄家鼎一致的 结论。[2]185- 192 有了这一结论, 我们便可以更好地依据两碑文的 述事, 结合近几年发现的其他文献资料来厘清保生大帝信仰 的起源。
       一、保生大帝的出生地 关于保生大帝的出生地《, 杨碑》与《 庄碑》的意见相 左。《 杨碑》称“: 介漳泉之间, 有沃壤焉, 名曰青礁, 地势砥 平, 襟层峦而带溟渤, 储精毓秀, 笃生异人, 功钜德崇, 世世庙 食, 是为慈济忠显英惠侯”, 很明显, 杨志是视青礁为保生大 帝的出生地的。而庄夏的看法异于杨志《, 庄碑》虽未明言保 生大帝的出生地, 但碑文中有“ 邑人欲增故居之祠, 而窘 于财”之句, 为我们提供了考察庄夏对保生大帝出生地看法 的信息。前面已经说到《 庄碑》是为白礁慈济宫而作, 这里庄 夏又提到白礁慈济宫是“ 故居之祠”, 这就间接表明了《 庄 碑》的态度: 保生大帝出生于白礁。由于《 杨碑》与《 庄碑》在保生大帝出生地上的意见分歧, 造成了后世保生大帝信仰人 群认识上的混乱《, 泉州府志》《、 同安县志》 与《 漳州府 志》《、 海澄县志》就都把保生大帝说成是本县( 府) 人。到了 清初, 这种混乱的认识因保生大帝为“ 安溪石门人说”的出 现而进一步加剧。保生大帝为“ 石门人说”肇始于清康熙文 渊阁大学士李光地的《 吴真人祠记》。李光地为安溪人, 其在 《 吴真人祠记》中写道“: 吾邑清溪之山, 其最高者曰石门, 峭 特高清, 望之知其有异产焉, 吴真人者, 石门人也”。[3] 其后, 乾 隆《 安溪县志》对李光地的这一说法作了发挥, 指出“ 宋吴真 人故迹, 在石门尖麓”。[4]308 有关保生大帝出生地的三种说法, 每一说都各有其依据, 却又无法统合另两种说法, 于是清光 绪间黄家鼎在力图考证保生大帝信仰以“ 俾续修厅志者有补 于坛庙焉”的同时, 不得不对有关保生大帝出生地的结论持 保留态度“: 按神姓吴, 名 ……, 同安白礁乡人, 或曰生于青 礁宋龙溪地, 今属海澄, 又作安溪石门人见李文贞公记”。[1] 
       为了厘清有关保生大帝出生地的不同说法, 厦门学者方 文图曾赴安溪石门村作调查, 获得了两份支持石门说的资 料。其中一份是新近出土的《 明祖妣勤慈许孺人暨泽泉吴公 合葬墓志铭》, 其中言道: 
       泽泉君讳应, 字源济, 泽泉其别号也。先世自光州固始择 胜于清溪之常乐里家焉。传至宋为真人公, 从仓公啖上池, 佐 上帝渡活群生。吾曰“: 慈航下土, 子孙应有食其报者。”后受 黄石公书, 饵丹飞升, 此又敛福遗后之意也。 
       另一份资料出自康熙年间纂修的《 石门吴氏族谱 小 引》, 其文如下: 
       忆昔自唐而宋, 于宋太平兴国四年乙卯, 挺生异人曰 者, 幼不弄, 长不娶, 修道于漳之礁山, 行符济世, 洞晰元机, 至仁宗景 丙子, 白日升天。[5]22 
       上述两份资料均指出保生大帝为宋时的吴氏族人, 但对 保生大帝修道成仙的经历作了不同的描述, 其中《 石门吴氏族谱小引》提供的信息与《 杨碑》《、 庄碑》的述事大致相类, 很可能是修谱者依据二碑的内容, 并参合元明以来出现的有 关保生大帝信仰的新传说加工而成的。但值得注意的是, 上 述二份资料并没有明确提出保生大帝为“ 石门人说”的有力 证据。而且, 在 1938 年为重修族谱而作的玉湖殿《 保生大帝 序》里, 吴氏族人又否定了保生大帝为石门人的说法。序言中 这样写道“: 玉湖殿保生大帝, 谨按《 泉州府志》所载, 姓吴名 , 祖居石门人……本族自祖宗启宇以来, 念及先贤古迹金 像, 标以潜德而发幽光, 故齐明服以承祭祀……”[6]43 这份资 料肯定保生大帝的先祖曾居于石门, 认为石门吴氏礼拜保生 大帝是出于对有功德的祖先的尊敬, 但并未明确指出保生大 帝出生于石门。
        《杨碑》与《 庄碑》在保生大帝出生地上的分歧也应作 进一步分析。《 杨碑》作于宁宗嘉定 2 年( 1209) 《, 庄碑》撰 写年代未明言, 据傅宗文教授考察, 应撰于嘉定 9 年( 1216) 至 12 年( 1219) 之间, [2]190 二碑的创作年代相距不超过 10 年。 二碑以宋人言宋事, 且撰者秉着“ 欲罗网放失, 采故老之所 闻, 贻诸后人, 信以传信”的态度, 二碑叙事应具有很大的可 信性。为什么二碑在记述保生大帝出生地时出现如此大的歧 见? 可以肯定, 保生大帝一生的活动主要都是在青礁、白礁二 村展开的, 而青礁与白礁是毗邻的两个村子, 村民之间的交 往应该是相当频繁的, 它们之间的不同只在于官方的行政分 界线正好从两村之间划过, 使得青礁隶属于龙溪县, 而白礁 却划归同安县管辖。我们再把这一情况回溯至宋代, 据乾隆 《 海澄县志》载, 海澄“ 唐以前则洪荒未辟之境也, 在宋则芦 荻中一二聚落”, [7]5 表明在一种满目荒榛的未开垦状态下, 要 从行政上确分青、白礁之间的疆界是极为困难的, 正如漳州 地方学者曾五岳所认识到的“, 宋初此邦地广人稀, 青、白礁 均为笼罩在一片蛮烟瘴雨下的小渔村, 名曰两礁, 实为紧邻, 血缘相亲, 习俗相同”。[8]80 正因为保生大帝一生的主要活动 都与青礁、白礁结缘, 而《 杨碑》与《 庄碑》的资料主要又来 源于“ 故老之所闻”, 很自然的, 两村的父老都会给采访者提 供保生大帝为本村人的信息, 这样就造成了《 杨碑》与《 庄 碑》相左的意见。当然, 由于资料的不足, 上述解释只是笔者 的推论, 有待于将来更多的佐证资料的发现。 
        保生大帝出生地究竟是青礁、白礁还是石门? 这一问题 的答案随着新资料的不断发现而日渐明朗。清时黄化机《 吴真 人谱系纪略》对保生大帝先祖的历代迁徙作了如下的描述: 
        真人讳 , 字华基, 号云衷先生, 乃泰伯之后, 首封列国, 胙土金陵, 建国姑苏, 传三十一世到公子季札, 让国延陵, 仍 吴姓。后国被越吞, 子孙逃窜九州, 一支插入清溪, 因粮累分 寓临漳。九世修齐, 圣父讳通公, 圣母氏黄, 避乱隐居于银同 之南, 沧海之滨, 择白礁结茅而居。[9] 
        黄化机的《 吴真人谱系纪略》肯定了保生大帝先世曾定 居于安溪石门, 只是后来因“ 粮累”而迁居临漳, 后其父又携 妻辗转移居于同安白礁, 说明保生大帝的出生地应为白礁。 
        发现于龙海角美镇丁厝村的《 白石丁氏古谱》也为平息 保生大帝出生地的争议, 提供了一份准确的佐证。丁族三世祖丁迁过世前留有遗嘱, 以诗歌的形式劝勉后人力行善事、 节费济人, 其第四子丁祖并为遗嘱作叙。到北宋仁宗间, 族裔 请保生大帝录遗嘱及叙于祠堂:
        迨宋仁宗朝, 吴真君以通家善书为吾舍再录此颂及叙于 祠堂, 为世守芳规。其榜末题云: 天圣五年腊月吉日, 泉礁江 濮阳布叟保生大帝谨奉命拜书。[10]45 保生大帝自署的“ 濮阳”应为籍贯“, 泉礁江”则应指同 安白礁, 因旧时同安为泉州所辖。这份资料为保生大帝出生 于白礁的说法提供了有力的证明。 此外, 厦门市湖里区禾山镇高林村西村社孙姓第十世祖 孙 在北宋元 二年( 1087) 撰写的《 西宫檀越记》, 也认为 保生大帝为白礁人。《 西宫檀越记》开篇就指出“: 里之有吴 西宫, 犹白礁之有祖宫也。盖白礁为吴公出生之乡, 而西宫为 吴公得道之始基耳”。其后, 孙 又接着谈到其先大父孙天锡 患河鱼之疾, 调养于旗山居士庵。居月余, 方士裴养真前来拜 访“, 无何, 白礁有吴姓名悟真者, 素以神医名, 闻养真妙契神 灵秘旨, 且深修炼之术, 遂跋履渡江而致访焉”。[11]40 文中又一 次地肯定吴 为白礁人。尽管文中称吴 为吴悟真, 但当时 白礁只有吴 “ 素以神医名”, 文中提到白礁有奉祀该神医 的祖宫, 而且后世续修谱者还在文后加注“ 吴真人生于宋太 宗太平兴国四年己卯岁三月十五日辰时, 卒于宋仁宗景 三 年丙子岁五月初二日, 经今计封十六次”, 这些足以证明吴悟 真就是保生大帝。 综合上面的分析, 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 保生大帝出 生地的“ 白礁说”是比较可靠的。 
     二、保生大帝生前活动 我们在有关保生大帝出生地的争议上, 已有了较为明确 的定论, 接下来考察保生大帝生前的活动《。 杨碑》与《 庄碑》 对保生大帝的生平都有简略的介绍。《 杨碑》言道“: 侯弱不 好弄, 不茹荤, 长不娶, 而以医活人”[7](256 。《 庄碑》中也有类似 记载“: ( 侯) 不茹荤, 不受室, 尝业医, 以全活人为心”。[7]258 可 以看出《, 杨碑》与《 庄碑》中的保生大帝是一个清操自守、 颇类道家者流的民间医生。具体到保生大帝的医疗活动《, 杨 碑》载言“: 枕中肘后之方, 未始不数数然也, 所治之疾, 不旋 踵而去, 远近以为神医”, 表明保生大帝生前有着享誉远近的 高明医术。保生大帝去世后, 其生前拥有的高明医术被信徒 神化, 并渗入浓厚的道教色彩。《 杨碑》接着说“: 既没之后, 灵异益著, 民有疮疡疾 , 不谒诸医, 惟侯是求, 撮盐盂水, 横 剑其前, 焚香默祷, 而沉疴已脱矣”。[7]256 这说明《, 杨碑》认为 保生大帝虽颇类道家者流, 但生前并没有使用道教仪式为民 疗疾, 只是在去世后才被信徒加以附会。而时隔数年后作的 《 庄碑》, 其见解与《 杨碑》已稍有变化。《 庄碑》称保生大帝 “ 按病投药, 如矢破的, 或吸气嘘水, 以饮病者, 虽沈痼奇 , 亦就痊愈, 是以厉者、疡者、痈疽者, 扶升携持, 无日不交踵其 门, 侯无问贵贱, 悉为视疗, 人人皆获所欲去, 远近咸以为 神”。[7]258 看来《, 庄碑》中的保生大帝, 其生前的医疗活动已 是“ 医巫并用”, 有着强烈的道教色彩。有关保生大帝生前的 活动, 我们还在孙 《 西宫檀越记》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可以旁证《 杨碑》与《 庄碑》的观点。前面谈到保生大帝因为仰 慕裴养真“ 妙契神灵秘旨, 且深修炼之术”而过访旗山居士 庵。裴养真见到保生大帝“, 知为超世人, 相得甚欢, 悉以神秘 授之”, 这说明保生大帝生前对道教修炼之术有着浓厚兴趣, 才会在听说裴养真的消息后即“ 跋履渡江而致访焉”《。 西宫 檀越记》 接着谈到先大父孙天锡患河鱼之疾“, 间吴悟真翁 与先大父聚首, 多缘亲其宿疾而为治, 三日而见效, 半月而平 复, 阅三月而肢体强壮, 颜色如故”。[11]40 保生大帝生前高明的 医术, 跃然笔下。由此可见, 保生大帝生前高明的医术, 及其 对神仙道术的追求, 都是值得我们加以肯定的。 
     三、龙湫庵庵址与东、西宫建庙年代 保生大帝由景 三年( 1036) 去世后, 当地民众将其遗 像奉祀于龙湫庵, 据言这是保生大帝祠祀的发韧。时至今日, 龙湫庵究竟建于青礁还是白礁? 已成为漳、厦两地学者们争 议的焦点。根据白礁慈济宫提供的资料, 有关龙湫庵的地址, 白礁民间流传有龙须湾的说法, 白礁慈济宫现任常务理事王 加兴将之整理成文: ( 白礁社) 在先贤的策划下治滩围垦, 自然形成五条港 道, 使港水潮汛吞吐自如, 使社民安居乐业, 无后顾之忧, 这 就是遗迹犹存的偏东黄娘前港和龟港, 中间龙须港偏西, 是 红厝港卡仔港等五条港道, 随着潮水和洪水的吞吐飘荡好似 五条龙在荡漾, 因此人们将它命名龙须弯……宋景 三年 ( 1036) 五月初二日, 真人在文圃山麓的龙池岩悬崖石壁采 草药, 不慎坠崖救回白礁, 真人自知修道行满, 嘱咐亲人及众 徒于本日中午乘白鹤一齐飞升, 真人阳寿五十八岁, 白礁父 老就在真人修道济世之处集资改建庙宇, 供奉真人偶像并将 它命名为龙湫庵。[12]30- 31 上述说法认为白礁前的港湾是龙须湾, 后来建庵奉祀保生大 帝, 也就顺理成章地将其命名为龙湫庵。但这种民间流传的 说法找不到文献的佐证, 为白礁慈济宫而作的《 庄碑》也未 见记载, 因此颇值怀疑。 龙湫庵位于青礁的说法, 始见于《 杨碑》。杨志在碑文中 提到, 保生大帝去世之后“, 乡之父老, 私谥为医灵真人, 偶其 像于龙湫庵”。杨志还特别记录了雕塑神像时保生大帝的一 次显灵“, 方工之始, 解衣盘礴, 莫知所为, 缩首凡数日。一夕, 梦侯谂之曰: 吾貌类东村王汝华, 而审厥像更加广额, 则为 肖。工愕然, 繇是运斤施垩, 若有相之也”。从杨志的描述中, 我们可以知道, 龙湫庵位于青礁, 应是毫无疑义的。接着《 杨 碑》 叙述了把龙湫庵改建为东宫的全过程。保生大帝生前, “ 常与同 黄驭山过今庙基, 指其地曰, 据此当兴, 先至者为 主, 乃用瓦缶有三, 纳誓辞埋之”。绍兴间, 青礁贼寇猖獗, “ 乡人奉头鼠窜, 束手无策, 委命于侯”。不久, 官军与贼战, 击毙贼首李三大将, 残党也被擒获。有了这次显灵, 青礁“ 阖 境德侯赐, 益以竭虔妥灵, 岁在辛未, 乡尚书颜定肃公奏请立 庙, 相与诛茆于云峤院之侧, 畚锸毕具, 役者高宁, 若醉若狂, 大声疾呼曰: 此非吾所居, 龙湫之阳, 昔有盟焉。奔而就之, 掘 地数尺, 三瓦缶固无恙, 青蛇郁屈于其中, 观者莫不神竦, 遂定 立今庙”。杨志还特别指出“ 今之庙基, 即贼酋死地也”。[7]256由此可见, 青礁慈济宫肇始于龙湫庵, 是在保生大帝的一次 显灵后, 由当时的户部尚书颜师鲁奏请立庙的, 建庙时间是 在绍兴辛未( 1151) 。 我们认定龙湫庵为青礁慈济宫的前身, 但没有就此武断 地判定白礁慈济宫的肇建晚于青礁慈济宫。《 庄碑》对白礁 何时开始祠祀保生大帝, 也提供了一些信息“: 景 六年, ( 侯) 卒于家, 闻者追悼感泣, 争肖像而敬事之”。[7]258 看来, 白 礁也是在保生大帝去世不久, 乡人便自发立祠崇祀, 其时间 与青礁的龙湫庵应大致相当。纂修于明成化间的《 八闽通 志》, 提到同安县的慈济宫“ 在县治西南, 宋景 间建”, [13]828 保生大帝于景 三年去世①, 而宋景 纪年只有四年, 说明白 礁慈济宫的前身是在保生大帝去世后的一两年内兴建的。这 一点还可以从《 西宫檀越记》中得到旁证。撰于宋元 二年 ( 1087) 的《 西宫檀越记》指出“: 里之有吴西宫, 犹白礁之有 祖宫也”。孙 早在 1087 年就指出白礁存在祠祀保生大帝的 祖宫, 说明白礁立祠奉祀保生大帝的时间, 应距保生大帝去 世的 1036 年不会太远。至于白礁慈济宫的正式兴建《, 庄 碑》已有明确的表态“: 属虔寇猖獗, 居民鱼惊鸟窜, 朝暮不 相保, 率请命于侯。未几, 贼酋丧死, 民获奠居, 于是相与德侯 之赐, 思所以竭虔妥灵。岁在辛未, 肇韧祠宇”。[7]258 从《 杨 碑》《、 庄碑》来看, 宋朝绍兴年间发生于漳泉交界的一场寇 乱, 导致了青礁与白礁两地双双于辛未年( 1151) 兴建颇具 规模的慈济宫——东宫与西宫。 
      上面我们对保生大帝的出生地、生前活动, 以及龙湫庵 址、东、西宫肇建年代的考辨, 主要是依据《 杨碑》《、 庄碑》 及近年来新发现一些资料而得出的。《 杨碑》与《 庄碑》的撰 写年代与保生大帝的生活时代相距不远, 许多有关保生大帝 生前及成神后的传闻轶事, 还鲜活地散布在当地群众的视听 中, 两碑记根据当地父老对保生大帝的记忆, 第一次对保生 大帝生前及成神后的事迹进行定位, 为后人保存了保生大帝 信仰初始形态的大量信息。这些信息成为后世保生大帝信仰 发展的一个基本框架, 可以说, 后世有关保生大帝生前及成 神后的神话传说, 都是在这一基本框架内进行加工、发展的。 另外, 我们还引用了一些私谱的资料, 这些私谱的可靠性如 何呢? 我们前引《 石门吴氏族谱小引》在对保生大帝修道成 仙事迹描述上, 其行文与《 杨碑》《、 庄碑》的述事大致相类, 我们已经指出, 这很可能是修谱者依据二碑的内容, 并参合 元明清以来出现的有关保生大帝信仰的新传说加工而成的。 但私谱中的一些资料, 如孙 《 西宫檀越记》, 是子辈在记述 父辈事迹时所作的描述, 是以个人的亲身经历为基础撰写 的, 其真实性不待而言。另如《 白石丁氏古谱》, 明解缙修撰 的《 永乐大典》、清陈梦雷修撰的《 古今图书集成》, 以及明 清时修撰的地方志书, 均有辑录该谱的资料, 其可靠性也是 不容否定的。[14](180 注释: ①《 庄碑》言吴 “: 景祐六年, 卒于家”, 而仁宗的景 (下转第 64 页)如对徐干作《中说》的赞赏, 重视文才武略,“文才”的一个极 重要的方面, 就是对适应乱世的熟悉各种文体的才能的赞 誉, 而这些才能仍事关个人的前途。对各种文体的认识、研究 也随之成为一种需求, 文体论、文质论成为这时期文学批评 的主要议题。到了两晋时期, 随着九品中正制逐渐被世族大 家掌控, 对人物的品评也逐渐从以重视个人才能为主转为以 个人才性风神为主, 名士们竟相展现雅致、学养、风度。反映 在文学上, 文士们延续曹魏以来对文体的讨论, 但更偏重于 对文学审美内蕴的认识与自觉追求。总体而言, 魏晋时期偏 重于对文体的认识, 其中突出代表是挚虞、陆机。 到了南朝, 与世族的渐趋衰落相对的是代表庶族地主势 力的皇权的上升, 他们大多原先文化修养不高, 为争夺和抬 高皇族的地位, 他们组织了众多文学集团, 进行诗赋酬唱、文 学观念的论争, 并且以“文雅”相标举, 其中编定文集是一个重要手段,《全齐文》《全梁文》不仅收录了大量皇帝下令收集 整理文学之士作品的诏诰, 还有不少皇帝与朝廷重臣、文士 的别集序, 甚至自编别集自写序言。与此相适应的是, 在这些 序言以及文学讨论中主题多集中于对当时文学作者的生平 思想的介绍、品评。此时文论的主题也就从文体论为主转为 作家论为主, 并从作家的角度认识文学的特征, 其中最突出 的例子便是萧梁文学集团对文学表现作家性情的认识。 当然这种转变并不是绝对的, 魏晋时期也有著名的作家 论, 如《典论·论文》, 但此后则明显较少。南朝也有文体论, 其 典型代表则是《文心雕龙》和永明声律论。但这些总结性的论 著( 又如集作家论之大成的钟嵘《诗品》) 让我们认识到, 正是 在对作家论的自觉认识中, 对文学的独立特性才有了更为深 刻的认识, 齐梁文论才表现出更为强烈的创新性和理论自觉 性, 这也正是齐梁文论的价值所在。

~~~~~~~~~~~~~~~~~~~~~~~~~~~~~~~~~~~~~~~~~~~
( 上接第 53 页) 纪年只有四年, 1038 年即改年号为宝元。也有一些资料提到 吴 卒于景 四年, 但据吴 生于太平兴国四年、享寿 58 岁 来推断, 其卒年应为景 三年。 参考文献: [1]黄家鼎. 泉州府马巷厅志[Z]. 附录下·吴真人事实封号 考. 光绪癸巳年( 1893) 刊本. [2]傅宗文. 保生大帝事迹钩沉[A]. 漳州吴真人研究会. 吴 真人学术研究文集[C].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1990. [3]李光地. 榕村全集·续集[Z]. 卷五吴真人祠记. 清道光 9 年( 1829) 李维迪刊本. [4]庄成, 沈钟, 李畴. 乾隆安溪县志[Z]. 卷九仙释.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1988. [5]方文图. 吴真人籍贯考[J]. 真人, 1998, (9). [6]吴小猛. 吴真人与石门村的关系初探[A]. 厦门市海沧青礁慈济东宫董事会、管委会. 圣山春秋[C]. 福州: 海峡文艺 出版社, 1998. [7]陈钅英, 邓廷祚. 海澄县志[Z]. 据乾隆 27 年( 1762 年) 刊本影印. 台北: 成文出版社, 1968. [8]曾五岳. 吴真人崇祀与汉族福佬民系[A]. 厦门市海沧 青礁慈济东宫董事会、管委会. 圣山春秋[C]. 福州: 海峡文艺 出版社, 1998. [9] 黄化机. 吴真人谱系纪略[Z]. 文载延陵吴氏通谱卷一. [10]漳州市方志办. 白石丁氏古谱( 上册) [Z]. 1986. [11]孙 . 西宫檀越记[J]. 真人, 1998, (9). [12]龙海市白礁慈济祖宫管理委员会. 真人灵光[Z]. 1999. [13]黄仲昭. 八闽通志[Z]. 卷 77 寺观. 福州: 福建人民出 版社, 1991. [14]苏炳 . 白礁慈济宫考辨[A]. 漳州吴真人研究会. 吴 真人学术研究文集[C]. 厦门: 厦门大学出版社, 199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鼓浪屿兴贤宫   

GMT+8, 2018-1-18 04:16 , Processed in 0.04539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鼓浪屿兴贤宫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d By 鼓浪屿兴贤宫 蓝镇设计QQ:43795640

返回顶部